2014年05月21日

人从众

2018年12月17日,大量用户涌向位于中关村互联网金融中心的ofo总部,排队要求退还押金。记者在现场看到,队伍已从互联网金融中心里延伸至中关村大街边,长约百米。互联网金融中心楼下有警察和保安在维持秩序,每一批放行15人上楼办理退款。对于ofo这种押金难退的现象,用户纷纷表示无奈和气愤,也对共享经济模式产生不信任感。

 

因媒体关注,不少用户看到新闻后纷纷赶来退款,人数激增,OFO工作人员于下午5点左右出现在互联网金融中心外,向排队人群宣布,原定18时下班的工作时间延迟到晚上22时,继续给用户办理退押金。

人从众

 

中关村大街上排起长队。

 

记者从现场了解到,有用户排队约3小时办理登记退押金手续完毕。ofo对曾在客户端上申请退押金超过15个工作日未退的用户承诺,将于3个工作日内退还押金,现场并未直接退还现金。据现场登陆完毕的用户介绍,无法来到现场的用户可委托亲友代办,需出示身份证正反面照片以及客户端申请退押金的截图。

现场有用户驱车两个半小时赶来退款,已排队两个半小时还未进入互联网金融中心门口。

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ofo用户,其中一位用户表示他在下午三点半来到ofo总部排队退押金,之前已经在ofo帐户上申请退款4、5次了,但一直显示退款中,已经持续一个多月了。“听说到总部可以退押金,就亲自过来退,我会一直排队直到退款成功为止”。

对于ofo押金事件,这位用户评价:“玩不起就别玩!即使ofo资金链断了,也应该保护好消费者的权益,不要用消费者的权益开玩笑。”

 

另外一位用户表示,在网上看到ofo用户到总部退款成功的新闻后,来现场了解一下情况,没想到人数暴增。

他表示,作为两年来的老用户,因为ofo公司规模大,起初还是很信任ofo的,但现在出现押金难退的问题开始质疑ofo的经营状况。“从目前ofo押金难退事件来看,我觉得以后对共享经济模式都会产生顾虑和不信任感。”

 

人从众

 

人从众

 

夜幕降临,大家仍在排队退款。

 

评论

认真剖析ofo押金事件,是时候了!

 

ofo小黄车创始人兼CEO戴威曾表示,ofo将始终坚持用户第一的原则,通过技术革新和高效运维继续引领共享单车行业发展。而反观现实,就是这样坚持用户第一的?善待用户,这是企业的生存之道。如果对用户不真诚,做不到一视同仁,只会被广大用户抛弃。

ofo陷入危机由来已久,最受人诟病的就是押金退还。不久前,中消协公布《2018电商行业消费数据报告》称,随着共享经济部分企业频繁曝出挪用押金、企业倒闭、退款难等问题,共享经济的投诉量在2018年呈现上升趋势。可印证的是,ofo的投诉量暴增。日前北京青年报报道称,北京市民组团前往ofo总部退押金。后续是,“在ofo公司总部,排队要求退押金的用户已经从5楼排到了1楼”。押金难退,相当于撕毁了契约,对用户造成了难以预估的伤害。如此一来,还能赢得用户信任吗?

应该说,没有哪家企业在发展征程中始终一帆风顺。有问题不可怕,怕的是回避问题,更怕的是推三阻四,毫无诚心解决问题。

ofo押金事件仍在发酵,透过这一事件我们也许应探讨如何正视共享经济。作为一种新业态,共享经济有其价值,比如有人认为,共享经济不仅是在做加法,更是在做乘法,以此有效降低创业创新门槛,实现闲置资源充分利用,形成新的增长点,为经济注入强劲动力。此外,共享经济的人人皆可参与、人人皆可受益特点,有利于促进社会公平正义。在肯定共享经济的同时,监管部门应该审思,如何让共享经济趋利避害,更好地发挥效用。

面对企业问题丛生,监管一旦滞后,受损的不只是共享经济,更包括广大用户。以ofo为例,谁来管理押金,如何管理押金,押金如何及时、便捷退还用户?诸如此类的问题,有必要纳入监管部门的议事日程。最关键的是,通过行之有效的制度安排,防范企业乱用乃至吞噬用户的押金。目前,ofo押金事件已成为一种不容忽视的公共事件,无论中消协还是其他相关的部门,都应该及时出手,依法帮助广大用户维权,维护社会公平正义。

呼吁监管部门监管,并非唱衰共享经济,更不是一棍子打死共享经济。其实,针对新产业新业态,如电子商务、移动支付、共享单车等,国务院早就提出要实施包容审慎的监管方式。包容审慎,不是放任不管。在监管中稳步行进,在行进中遵纪守法,当共享经济发展壮大了,受益的是用户,也是企业。故此,认真剖析ofo押金事件,并通过制度设计减少损害,是时候了!